您的位置 : 德卡小说> 首页 > 悬疑惊悚 > 逃出依姆堪

更新时间:2024-01-18 22:14:14

逃出依姆堪

逃出依姆堪 戴比 著110101715400

以悬疑惊悚为叙事背景的小说《逃出依姆堪》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,“戴比”大大创作,多兰霍三娃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,梗概:一把将阿木尔的靴子扔进旷远的草原,然后粗鲁地扯下他的袜子。“莫瓦!你究竟要干什么?!”阿木尔的声音里带上了恐慌。不待他说完,他的话语就被塞入口中的袜子堵住,变成了含糊的“呜呜”声。莫瓦冷冷地威胁道:“你再敢叫我白海涛,我就真的让你尝尝什么是大义灭亲...

《逃出依姆堪第5章 快要退休的警察在线免费阅读》章节试读:

莫瓦骑着他的马,他的脖子上挂着那只帆布袋,跟着马的节奏颤动着。

身后,另一匹马显得不那么安稳,它的背上捆着一个像粽子一般紧紧绑好的人形——那是阿木尔,他的抱怨声在空旷的草原上回荡,被风吹得七零八落。

“莫瓦!”阿木尔的声音里带着哀求,“莫瓦,我们可是拜过长生天的安达啊,说好的有难同当有福同享,你快把我放下来!咱什么都可以好好说,不是吗?”

莫瓦对阿木尔的话充耳不闻,只是更加用力地挥舞着马鞭,马儿应声加快了速度。于是,阿木尔被颠簸得像是草原上的一根干草,不时发出痛苦的呻吟。

“啊哟,莫瓦!慢点儿!”阿木尔试图以商量的语气说,“咱们三七分成怎么样?三七开,这总行了吧?!”

但是莫瓦仿佛没有听见。他在一个陡坡前停下了马,站在路的中间。阿木尔继续叨叨不休:“莫瓦!白海涛!你个没良心的,你跟你哥白山海都是一路货,六亲不认!大义灭亲啊!”

莫瓦没有回应,他停下马走向阿木尔,冷静地解开了他的皮靴。一把将阿木尔的靴子扔进旷远的草原,然后粗鲁地扯下他的袜子。

“莫瓦!你究竟要干什么?!”阿木尔的声音里带上了恐慌。

不待他说完,他的话语就被塞入口中的袜子堵住,变成了含糊的“呜呜”声。莫瓦冷冷地威胁道:“你再敢叫我白海涛,我就真的让你尝尝什么是大义灭亲。”

阿木尔被唬住了,莫瓦转过身去,拉下裤链准备解手。就在这时,草原的寂静被突如其来的引擎声切割开,两匹马被惊得猛地向前奔跑。

莫瓦猛地回头,睁大了双眼看着巨大的影子扑了过来。耳边是急速驶来的车辆尖锐的刹车声,和随之而来的沉重撞击声。空气中,尘土飘浮了起来。

在草原的蜿蜒小路上,呼格日的旧皮卡车颠簸着前行,他那憔悴的面容上萦绕着深深的忧虑。他的眼神不时从前面的道路转向后座,投给他那熟睡的女儿一个关心的目光。

就在他的注意力在父爱与路况间摇摆不定之间,他忽然瞥见前方似有不寻常的动静。呼格日猛地转回头,只见两匹马慌乱之中冲向他的方向。他的眼睛锁定在其中一匹马背上的身影——一个被绑着的男人正拼命挣扎,显得无比窘迫。

皮卡车内的空气仿佛凝固,呼格日的目光犹如被锁链拴住,随着那逐渐消失在视野边缘的马匹移动,直到他们彻底从他的车窗消失。

然而,就在呼格日的目光重新落回前方的瞬间,一幕令人惊骇的景象映入眼帘——一个提着裤子的男人出现在路中央。呼格日的反应瞬间到位,他的手脚并用,狠狠地踩下了刹车,皮卡车的轮胎与地面摩擦,发出刺耳的尖叫声。

莫瓦的眼睛瞪得大大的,手一松,裤子落到了脚面上。只听“砰”的一声沉闷的撞击声,他的身体像断了线的风筝,被撞飞出去,在路边无声地躺着。

车内,其其格被惊醒,眼睛迷离地睁开,小声问道:“怎么了?爸爸?”

呼格日深吸了一口气,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他转向女儿,试图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平稳:“其其格,你躺着别动,爸爸下去看看。”

其其格的眼睛紧紧地跟随着呼格日缓缓下车的身影,心中充满了对未知的疑惑。

呼格日跪在昏迷不醒的莫瓦身旁,草原的风沙中,生命的气息似已慢慢逝去。我得救他!呼格日心中默念道。他把莫瓦翻过来,用双手交替有力地压迫着莫瓦的胸腔,一次又一次地尝试着将生命的火种重新点燃。

随着一次次深沉的按压,终于,莫瓦恢复了微弱的呼吸。呼格日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,心想着把莫瓦尽快送去镇上的医院,只要人死不了,赔钱的事以后再跟人好好商量,应该不是要命的大问题。

然而,在他想把莫瓦移动到皮卡车的过程中,紧紧握在莫瓦胸前的帆布袋子不经意间松动,一些金色的砂粒洒落了出来,闪烁着诱人的光芒。

在这荒凉的草原上,这突如其来的财富显得如此刺眼。呼格日下意识地捡起了一把混杂着金砂的沙土,当他张开手掌,那些散发着迷人光辉的金砂与沙石交混在一起,他的眼睛直了。

在那一刻,呼格日的心灵经历了无数次的挣扎与斗争。是拿走金子,还是坚守着救人的初心?金子的诱惑与人性的善良,在他内心深处激烈地碰撞,而其其格,是他心中天平的另一加码。

最终,他的双手似乎有了自己的意志,紧紧抓着那帆布袋子,呼格日步履沉重地走向他的皮卡车。他的内心深处,复杂难明的矛盾交织在一起。

当皮卡车的发动机轰鸣声渐行渐远,草原上只剩下了随风摇曳的蒿草和莫瓦躺着的身影。在这片寂静与辽阔的土地上,生命与财富的故事,就这样赤裸裸地上演了一幕荒诞的戏码。

派出所墙角的旧电视机里,正播放着 2000 年奥运会的比赛场面,坐在老式办公桌后的巴特尔,目光紧张而专注地投向电视屏幕。

墙壁上挂满了哈达,这信仰的丝带,给这简朴的房间增添了一抹庄严。正中央,一个镀金的框架里,装裱着“优秀基层民警”的奖状,四周环绕着各式各样的锦旗。黑板上,用粉笔醒目地记录着辖区内的骄傲数字:“重大刑事案件数 0,待破案件数 0,距离退休 59 天。”

这个成绩太不容易了。乌尔木镇,这个边境线上多民族杂居的小镇,巴特尔独自一人,一呆就是二十年。这里的治安在他的努力下,一直处于安全平和的状态。但是这几年,从乌尔木路过,前往偷越国境的淘金客多了起来,镇上也有了两家收金打金的店铺,情况开始变得复杂起来。

唉,反正就要退休了,只要能保证在任期内,不要出现什么大问题,也算能对得起自己二十年的职业生涯,巴特尔常常这么安慰自己。可是怕什么它偏来什么,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情,将彻底打破小镇的宁静。

小说《逃出依姆堪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