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德卡小说> 首页 > 小说推荐 > 俺写的不是三国,是寂寞全本小说推荐

更新时间:2023-12-22 23:08:32

俺写的不是三国,是寂寞全本小说推荐

俺写的不是三国,是寂寞全本小说推荐 透明小生 著110101715400

以张灰李癫为主角的小说推荐《俺写的不是三国,是寂寞》,是由网文大神“透明小生”所著的,文章内容一波三折,十分虐心,小说无错版梗概:周员外如此做派,就像那些个站在二楼,说自己想不开的人一样,纯属唬人。大街上喧闹不止,商铺小贩叫卖声络绎不绝,唯有一个地方略显冷清,就是靠近茅厕的附近。不过今天却格外新鲜,就连茅厕这种污秽之地也被人摆了摊位。“卖草鞋,凉席,童叟无欺,走过都来瞧瞧……”只见一位男子蹲在厕所墙角边,不时叫卖着,面前摆了几...

《俺写的不是三国,是寂寞第5章 不速之客在线免费阅读》章节试读:

俺叫张灰,张是张嘴骂人的张,灰是灰常霸道的灰!

大街上,张灰迈着八字步,嘴上哼着小曲儿往回走。

他还真不担心周员外会做什么傻事,那货平时蹭破点皮都叫的像杀猪,借他个胆儿也不敢寻了短见。

周员外如此做派,就像那些个站在二楼,说自己想不开的人一样,纯属唬人。

大街上喧闹不止,商铺小贩叫卖声络绎不绝,唯有一个地方略显冷清,就是靠近茅厕的附近。

不过今天却格外新鲜,就连茅厕这种污秽之地也被人摆了摊位。

“卖草鞋,凉席,童叟无欺,走过都来瞧瞧……”

只见一位男子蹲在厕所墙角边,不时叫卖着,面前摆了几双草鞋,和硬草编织的凉席。

由于位置特殊,从边上路过的人都忍不住瞅几眼。

卖出去多少不好说,广告效果倒是相当的好。

“他娘的是个人才,若是在前世绝对是销售界的一朵奇葩!”

张灰瞄了一眼,发现那卖草鞋的男子面容精瘦,唯有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甚是扎眼。

瞧着有些眼熟啊!

张灰灵光一闪,隐约抓住了什么,但又觉得有些匪夷所思。

……

晚饭时,张飞一边喝着小酒,一边想着周员外家的“传家宝”,还有厕所边那个卖草鞋的,不知不觉便有些喝高了。

见他如此魂不守舍,一直在旁边伺候的李癫,忍不住暗暗揣测,自家老爷应该是见到了那周员外家的闺女,思春了。

这也难怪,别看张灰面相老成,其实今年才二十一岁,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,难免会被桃色所吸引。

虽说他时常去临幸那李寡妇,但男人都是下半身做主的动物,谁会嫌弃女人少了?

特别是漂亮的女子!

……

半夜,正在睡觉的张灰,突然被一股尿意给憋醒,无奈只能急匆匆爬起床,嘴里还骂骂咧咧“可惜美梦只做了一半……”

迷迷糊糊走到后院一泻千里之后,张灰准备回去和周公打个商量,看能否把之前的美梦接上。

突然,外面响起一阵阵呐喊声。

“抓住他,别让他跑了……”

“县太爷说了,抓住此人有重赏,都给我卖力追……”

“分开堵住岔口,要让他插翅难逃……”

黑暗的大街被火把照的如同白昼,显然人手不少。

很多被喧闹声吵醒的百姓,好奇之下打开门缝窗户,悄悄观望着。

张灰稍微思索片刻,觉得天大地大,还是自己的美梦最大,于是依旧准备回屋睡觉。

只是老天爷似乎有意和他作对。

一道黑影突然从院墙外翻了进来,黑影四周看了几眼,然后向着一个方向跑去,很快消失在夜幕之中。

张灰忍不住想骂娘:“老子堂堂七尺男儿,你眼瞎啊?竟然当老子透明人啊?离你才几米远好不?难道是个高度夜盲患者?”

其实这也不怪那个不速之客眼神儿不好,张灰确实和他离得不远,但位置却很巧妙,刚好中间立着一棵大树,属于视线盲角。

张灰又习惯穿着一身黑衣,唯一露在外面的就是那张大饼脸。

要是个小白脸倒还好,至于张灰的脸嘛……

“身手倒是挺矫健!但好死不死居然跑到本大爷家里,算你小子倒霉。”

张灰狞笑一声,正想着如何炮制那个不开眼的家伙,门外突然响起一阵很不客气的敲门声。

“开门,快开门……”

门外,七八个手持火把的县衙杂役严阵以待,领头之人叫陈四喜,三十来岁,四方脸,一看就不是好说话的主儿。

此刻陈四喜正不耐烦的敲着门板,嗓门儿奇大。

只听“咣当”一声,门突然被打开,走出一位虎彪大汉。

“大半夜的瞎嚷嚷什么?还让不让街坊邻居好好睡觉啦?有没有公德心?不知道大家明天还要上班呐?”

张灰的嗓门儿更大,一连串的发问让陈四喜有些懵逼。

“这不是张大爷嘛,大晚上的来打搅实在是抱歉,可小的也是奉命行事,千万不要怪罪才是……”

陈四喜立马换了个笑脸,顺溜至极,远超传说中的川剧变脸术。

张灰作为这座小县城首屈一指的大土豪,可是名副其实的“纳税大户”,就算是县太爷也要给几分薄面。

他一个县衙杂役小头目自然是开罪不起,更何况,这张屠夫还是有名的暴脾气。

张灰翻翻白眼,道:“有屁快放,没事赶紧滚蛋。”

“我们正追捕一名逃犯,之前见他在这一带逃窜,不知张大爷可曾看到?”

“没有!”

陈四喜犹豫片刻,还是小心翼翼的提了一句:“若是方便,可否让我等进去搜查一番……”

“不方便!”张大爷鼻孔朝天,语气坚定。

他没有窝藏逃犯的习惯,只是单纯的看这些人不爽而已。

平日一听说黄巾军来了,一个个吓得屁滚尿流,在老百姓面前倒是威风凛凛的很。

更有甚者,将难民的脑袋割下来,冒充军功的也大有人在,大汉朝毁在这帮人手里,一点不冤!

“小人也是奉命行事,张大爷莫要为难才是……”

“奉命行事?谁的命令?是县太爷吗?”

张灰一把揪住陈四喜的肩膀,怒喝道:“那老小子还欠我三十两赌债没还,上次去怡红院也是老子付的钱,这么快就想公报私仇啦?要不现在就去他府上评评理?”

张灰唾沫星子横飞,喷的陈四喜满脸都是,偏偏还不敢去擦,当真是委屈到了极点。

而且张大爷手劲儿奇大,陈四喜的肩膀,如同被那铁钳子死死夹住,一阵火辣辣的疼痛袭来。

“张大爷恕罪,小人有眼不识泰山,您怎会窝藏逃犯?绝对没有的事儿。”

陈四喜赶忙改口。

乱世当道,他们也是混口饭吃而已,实在没必要得罪眼前这位大爷。

再说,就眼前这位的脾气,那逃犯落在他手里,才是真的倒了八辈子血霉。

“算你小子识相,赶紧滚!”张灰一把将他推开,像是在丢一个稻草人。

可怜的家伙后退四五步才堪堪稳住。

“这里并无异常,去其他地方继续搜……”

陈四喜招呼一声,慌忙跑路,只恨爹妈少生了两条腿。

张灰左右瞅瞅,将门锁好,然后向着地窖方向走去。

之前那个黑影,不知是经常干些锦衣夜行的勾当,还是运气使然,张灰家也就地窖最适合藏人,还被他给找到了。

打开地窖入口的门,一阵酒香迎面扑来,这里冬暖夏凉,是存放美酒的地方。

地窖内漆黑一片,张灰从熟悉的位置拿出火折子,点上油灯。

整个地窖内杂乱不堪,旧家具横七竖八的摆放着,看来李癫那小子平时没少偷懒。

哼!皮又痒了啊!

张灰找了个凳子坐下,顺手从地上提起坛酒,打开封泥后直接对着酒坛猛灌几口。

虐待犯人之前,总是要先热热身。

很快半坛酒下肚,脑袋有些晕晕乎乎,感觉不错,开端很好,咱也是懂艺术的。

感觉气氛酝酿的差不多了,张灰对着一个方向喊了一声:“躲这么久也累了吧?难道让我请你出来不成?”

整个地窖就这么点空间,能藏人的地儿实在不多,连瞎蒙的功夫都省了。

角落的衣柜里很快爬出一个人,身材魁梧不输张灰,也不知道是如何钻进去的。

当然最重要的是此人面相。

丹凤眼,卧蚕眉,赤面长须。

天下有这副尊容的绝对是独一份儿,不用猜都知道眼前之人的身份了。

小说《俺写的不是三国,是寂寞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《俺写的不是三国,是寂寞全本小说推荐》章节列表: